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谢明庄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 谢明庄到底7、80年代的摄影教育是怎幺的?当时摄影人是怎样读摄影的?藉着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,我们邀请到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的摄影课程统筹及首席讲师谢明庄,分享一下那些年与现今世代的摄影教育变迁。由观塘职业训练中心,到80年代初高志强、冯汉纪等人创办Photo Center,再到理工大学、沙田职业训练局、香港艺术学院、知专设计学院、香港公开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等先后提供摄影课程,想攻读摄影的选择似乎五花八门?

原文刊载于2017年4月号《摄影杂誌》文:Wayne Chan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 谢明庄

除了上述较具规模及系统的摄影课程外,坊间亦有不少摄影学会传播摄影知识。相比之下,当时摄影人想进修摄影的选择岂不是少了很多?以量来说现在的确有不少,而早期正式修读摄影只有唯一途径:观塘职业训练中心。但事实是7、80年代未必有那幺多人想学摄影。摄影在当时不及现在那幺流行,未必普及到每个家庭都拥有相机,「摄影」对当时的人来说是閑余玩意多于技术层面。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 谢明庄

1981至82年,谢明庄在观塘职业训练中心修读完摄影课程后,开始于酒店的in house拍摄工作,1998年再到《太阳报》担任图片编辑,当时发现自己对新闻知识的不足,于是2000至03年间到浸会大学修读新闻,之后再到英国伦敦攻读「影像传播」相关课程。

现今不少年轻人自行上网学摄影,到底是否足够?正统的学院式训练是否仍然重要?谢明庄表示自己一路都有思考这个问题。「网上摄影知识和资料虽然很多,新手很容易就可以掌握到一些摄影技术,但学院在结构上的训练不单止培养学生学习摄影技术,还训练他们各式各样较全面的思考:如人文、艺术、哲学、文学等範畴;更重要的是同学之间会对事物的看法、老师教授的内容进行讨论与分享,这是自学摄影未必会有的经验。」谢明庄表示。以新闻摄影为例,学校会有摄影的价值取向教育:摄影不单是工具,是具功能的角色,网上自学的朋友未必了解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一):摄影由80年代说起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二):商业摄影困难重重 – Felix So 【商业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– 郑逸宇 【新闻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– 伍小仪 【文化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五):摄影已是日常语言 – 刘清平 【艺术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六):沙龙摄影愈老愈辣 – 梁继尧 【沙龙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 谢明庄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 谢明庄

那幺,自学摄影除了看网上的技术知识外,又应该如何让自己进步?谢明庄建议大家多与别人讨论影像,当你拍摄一张相片时心态上会相对地主观,因此需要有观众去评价与分析。多听别人意见,了解中间的落差,中间过程的讨论相当重要,这有助大家创作和使用影像表达心中所想,而不会固步自封地停留在技术层面,因为摄影不单止要求「做到」,而是要传达背后的意义与讯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