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郑逸宇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 郑逸宇 香港中文报业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期并不注重新闻摄影,当时的中文报章并没有专职的摄影师,发展到九十年代才开始重视,同时经历了出版黑白菲林照片转换成彩色印刷,以及数码摄影取代菲林相机种种大转变,一路以来的发展到底当中有甚幺重大变化?甚幺原因令到新闻摄影可以发展成或不可缺?听听《苹果日报》摄影总监郑逸宇有甚幺看法。

原文刊载于2017年4月号《摄影杂誌》文:Kozaf Li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 郑逸宇

新闻摄影的最大改变,是速度。以前菲林年代,并没有资源配套可以短时间内传送相片,郑逸宇忆述当年于内地完成拍摄,需要特意找人把菲林带回香港,让报馆沖晒专员可以尽快处理,务求回港当天相片能準备就绪方便出版;到二千年后,数码摄影全面普及,当下完成拍摄已能够即时把影像传送回公司,加快新闻製作速度。科技进步令工作流程大大加快,为忙碌的新闻摄影工作带来方便,但亦正因为此,近年新闻出品质素被指参差不齐。郑逸宇指,不能够定断新闻摄影质素会因为数码摄影的发达,而比以前菲林年代变得粗製滥造;但作为过来人,经历过菲林年代的不便,认为科技发达始终有其好处,不应断言那个年代比较好。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 郑逸宇

八十年代的中文报业偏重文字比例,郑逸宇指出,那年代对图片的需求是低于零,甚至负数,而当时只有英文报纸较为重视新闻摄影,会聘请专职的摄影记者。而同一时期受到台湾知名作家—陈映真所创办的文学杂誌《人间杂誌》影响,当中内容图文并重,以图片和文字从事报导、发现、记录、见证和评论,加上富有特色的报导摄影,令当时任职《新报》的郑逸宇深受感动;而且当时管理层表示支持及愿意投放资源,结果促使身为新生代传媒人之一的郑逸宇参与并开设了「社会实录」,以图文并茂方式作专题报导,开拓了中文报业重视新闻摄影的先河,开始了新闻摄影界的转变期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一):摄影由80年代说起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二):商业摄影困难重重 – Felix So 【商业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– 伍小仪 【文化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五):摄影已是日常语言 – 刘清平 【艺术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六):沙龙摄影愈老愈辣 – 梁继尧 【沙龙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– 谢明庄 【教育篇】

对于当时身为新生代传媒人的郑逸宇,「社会实录」的开设对他而言是一件充满新鲜感的事情,虽然资源不足以大规模实行计划,但能够得到管理层支持,以小组型式去开始「社会实录」并得到同行认同,绝对是一件赏心乐事。但更直接深入影响到新闻摄影普及化的原因,郑逸宇指出八九风波才是令新闻界急促转向重视新闻摄影的转捩点;当时涉及北京和香港两地的政治动荡,导致新闻照片需求大大增加,摄影记者忙于出外拍摄游行或活动,直接反映出摄影记者人手不足问题,同时意识到读者对图片报导有种强烈要求。促成九十年代新闻摄影开始备受重视,图文并重的模式延续至今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