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伍小仪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 伍小仪 香港三十年来的摄影刊物出版经历很多变化,由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处于百家争鸣的局面,当时市面有接近十本不同的摄影刊物,到现在只剩余本刊《摄影杂誌》,但网上传媒却大行其道,有关摄影的新闻及资讯互联网络唾手可得,到底摄影刊物出版仍有没有其存在价值?作为传媒人应否继续保持使命感,为愿意花钱的一众读者传递高质素内容?我们请来摄影刊物界主要人物伍小仪为大家分享她的看法。

原文刊载于2017年4月号《摄影杂誌》文:Kozaf Li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 伍小仪

伍小仪从1980年开始参与《摄影画报》的编辑工作,由八十年代到2005年这二十多年间,她见证了不少转变。摄影早于六十年代开始已发展为一门潮流,对于刚加入由1964年已创刊的《摄影画报》,但当时对摄影不太熟悉的伍小仪来说,也是边做边学;虽然八十年代已开始有自动相机,但仍然需要虚心学习很多摄影知识,例如光圈快门等,认真打好摄影基础。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 伍小仪

反观现况,摄影知识来得太容易,大家都可以是摄影家,随身一部贵价手机都可以作为高质素摄影器材,摄影变得太简单,导致新一辈摄影者都看轻了「摄影」本身。伍小仪指摄影其实是一门学问,以前摄影刊物会推动很多学习途径如书籍、分享会、摄影班,亦正因为摄影风气变得比以前轻鬆随意,令摄影刊物变得不被重视,经营举步维艰。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 伍小仪

【延伸阅读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一):摄影由80年代说起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二):商业摄影困难重重 – Felix So 【商业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三):新闻摄影身兼多职 – 郑逸宇 【新闻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五):摄影已是日常语言 – 刘清平 【艺术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六):沙龙摄影愈老愈辣 – 梁继尧 【沙龙篇】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七):摄影教育30年变迁 – 谢明庄 【教育篇】

网络发达令资讯来源变得又快又新,伍小仪认为网媒崛起是大势所趋,论器材资讯,网上一定比刊物来得快,无论是器材官方网页,或是随便上讨论区发问,都可以得到资讯;而摄影刊物以月刊形式出版,时间性上一定不能胜过网媒,经营上会变得非常困难。但摄影刊物仍有其存在价值,传媒人应继续保持高质素内容,抱有梦想去力挽狂澜,多发掘有心思的专题,运用网上不能轻易获得的资讯加以发酵,打动读者。伍小仪相信读者的眼睛是雪亮,对于有内容有深度的刊物仍然会採取支持态度。

《摄影杂誌》30周年特辑(四):摄影刊物仍有价值  伍小仪

回顾《摄影画报》2005年决定停刊,伍小仪仍然认同当时决定,在八十年代香港是中国大陆摄影界接触境外摄影资讯的主要渠道,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,内地亦陆续出现高质素摄影刊物,加上日本摄影品牌当时已直接打通内地市场,不再太过需要经香港已能直接入口到内地,变相内地对香港摄影刊物需求随之减少,《摄影画报》亦告之退下舞台。抱有使命感的《摄影画报》曾为推广摄影努力打开内地市场,伍小仪有感《摄影画报》于历史上取下过一大席位,已完成了摄影历史上的责任,光荣暂退。